教育
光社LOGO Light Society
光社LOGO Light Society
玛格南大师班
2017年9月 上海
2017年11月 上海
2018年4月 北京
2018年11月 北京
2019年8月 北京
2019年12月 上海
MAGNUM MASTERCLASS
September 2017 ShangHai
November 2017 ShangHai
April 2018 Beijing
November 2018 Beijing
August 2019 Beijing
December 2019 Shanghai
玛格南大师班

    摄影不只是记录,它更是凝练的叙事语言。而玛格南大师身上所闪耀的就是他们每个人在独属的领域的深入的思考,而这正是光社,希望通过大师班课程,所传递和表达的。




2017年9月,在玛格南图片社创立70周年的庆祝活动上,光社邀请了玛格南三位摄影师分享了他们和玛格南图片社的故事,并带来系列课程。

偏重纪实的Carolyn Drake谈到,她大多数从业的生涯都是跟亚洲打交道,在期间她一直变换着自己的摄影风格,对于不同事物的好奇和探索,是她创作的源泉,而现在她正完成着向艺术方向的转型。除了摄影,Carolyn Drake对人类学、社会学、历史学、统筹学都有所了解,知识的广度将影响照片的呈现,摄影不只是构图的瞬间。一部完整作品的规划模式包括你要拍什么、为什么要拍、你想挖掘什么、如何选择作品、如何把拍的作品组合在一起,这些思考会让作品更完整,成为一个整体。一本影集的排版是很有技巧的,它是一个完整叙事,是一个再加工的过程,它是你思想的进一步的凝练和呈现,它要求你再思考如何选择照片,照片之间的关联,哪两张照片应该是相邻的,这一张照片是如何过度到下一张的某个细节产生连贯感的。




    出生于印度、巴基斯坦边境的Raghu Rai 以记录黑白印度影像而闻名,其作品拥有最有代表性的玛格南图片社新闻纪实风格。他为学员带来了玛格南图片社成长的历程,从布列松开始的玛格南图片社的故事与传承。




出生于1974年的Matt Stuart,以“街拍大师”著称。他的课程充满了乐趣,如他自己所做的:“过去的20年几乎每一天每一夜,我都在伦敦街拍。我乐于带着好奇心来到街头,寻找色彩和街上的故事”。 他带着学员一起,去发现街头的乐趣,去寻找那些寻常而又不同的温暖瞬间。

在街拍中,街道的光影是照片中的重要因素,它需要反复的练习和敏锐度。街拍时,不要畏惧路人,不要害怕打扰,要突破和路人的关系,让它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用什么相机拍、用多大的光圈或是怎样的镜头?这些重要也不重要。玛格南摄影师们看到一幅作品,关注的是画面中存在的各元素之间的关系,以及表达的思想和精神。



玛格南大师班

大师 | 真实的事物正在活动着——在路上的帕特里克·扎克曼



记忆是一幅壁画,庞大、鲜活、丰富却饱受时间的蚀损。而当你打开摄影师帕特里克·扎克曼(Patrick Zachmann)在玛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的官方页面,看到的第一句话却是:“我之所以成为一名摄影师,是因为我没有过回忆。摄影使我可以重建我从未有过的家庭影集,丢失的影像成为了我探索的动力”。正如此,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接触摄影以来,帕特里克·扎克曼始终游走在意识的模糊边缘与真实生动的生活原貌之间,不断审视着对“身份”的认知。


01发现,然后才是作品


1982至1984年间,扎克曼随反黑手党小队拍摄了一组关于意大利那不勒斯黑手党的专题,这次的拍摄报道被扎克曼看作是寻找自己与拍摄对象之间极限的过程,同样也是扎克曼对作为“摄影师”这一身份的一次重新认知。



拍摄者以怎样的视角介入现场,不仅包含其对事件本身的态度,也取决于其与拍摄对象之间的“距离”。

照片中的女人们显然处在某种惊恐、无助与哀伤之中,她们的丈夫与儿子因贩毒刚刚被警察逮捕,但在画面右侧,一只男人的手破入画面,这在罗兰·巴特所说的照片意趣(Studium)之外,如“刺点(Punctum)”般闯入观者的视野,与左边的妇女之手恰好构成了一个趋向交汇的视觉中心点,这个瞬间已然渲染出情感交织的顶点,只留下一个悬念给观者:这是来自一个抚慰者的手,还是一只再次伸向她们的暴力之手呢?

扎克曼逐渐发现,只有走到这些边缘人中间,聆听他们的想法,为他们拍摄照片,这才是平等对话的第一步。尽管戴安·阿勃丝认为,不管她如何温柔地对待模特,“拍摄”这个行为本身已然构成了一种侵犯。因此,扎克曼也建立了一套自己的道德规范,知道自己在什么情况下会按下快门,什么情况不会,那不勒斯就是他学习的场域。


02追问身份——一个犹太人对记忆的寻找


我们试图从某处凝望一张相似的面孔、一间熟悉屋子、一段似曾相识的风景,但当我们从此处移开脚步,也许会发现,在另外的某个地方,也有一双眼睛自人群中凝望着我们,奇异、真切、坦率而又平静,这些瞬间看似偶然,却将残存如初的记忆串联成巨大的归属感本身。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扎克曼对自己的家族一无所知,由于犹太身份的祖父在二战时死于纳粹集中营,直到30岁时,扎克曼才第一次见到祖父母的照片。这种对身份记忆的缺失,促使扎克曼从1979到1986年,花了7年时间试图去弄清自己的犹太血统问题。

在他看来,“身份”是和记忆有关的,我们很难带着缺失的记忆去构建“身份”。尽管遥远的过去无从追忆,但在前景与背景之间这层朦胧的中间地带,真实的事物正在活动着,在法国出生长大的扎克曼,始终认为自己更倾向是一个犹太人,他也正在用一生的时间找回遗失的记忆。



03生活不是简单的黑白——寻找“中国的身份”


扎克曼与中国的结缘,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的法国同学向他介绍了一系列1930年代的上海电影,那些生动的黑白画面深深地印在了扎克曼心里。直到1982年深入中国,并开始大规模拍摄中国至今,他对中国的观察记录已超过30余年。

"来到这里,发现跟我在以前的影像和电影中看到的那个黑白的中国很不同……我活在1980年代,没办法去拍1930年代的中国电影了。"扎克曼半开玩笑地说。而与其他摄影师不同的是,扎克曼对“中国身份”的认知,从一开始就打破了国家、民族的界限,他于1986年开始在巴黎的华人区开始拍摄,并用了10年时间完成了“全球华人”这个专题,在影集《在长鼻子眼中》,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各地的华人移民,这种把“中国人”当作普遍意义上的整体的观察与研究,始终是扎克曼坚持的创作方式。



如今,对中国有了更加深入了解的扎克曼,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国家翻天覆地的锐变,“现在这里在发生什么,为什么有如此巨大的变化。我觉得这儿的人们有一种失落,失落来自情感上的困惑,思想上的困惑,以及视觉上的困惑。关于中国的‘身份’。就是说,中国对于当今世界来说,到底是个怎样的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他们的身份是什么?在急速发展和转型的背景下,这个国家如何构建自己的‘身份’?”这是扎克曼一直以来的思考。



翻阅扎克曼近些年的拍摄主题,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他将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中国的夜晚,他甚至说“我的彩色摄影是从中国的夜晚开始的”!曾经的中国夜晚一团漆黑,令人乏味,而忽然之间,霓虹灯遍布了每一座城市,商店、酒吧、饭店和剧院,夜晚变得五彩缤纷。我们何不通过扎克曼的镜头,去找寻那个来自黑白世界的单纯简单或是彩色照片中真实生动的“中国”呢?


玛格南大师班

光社第三期玛格南大师班 | 平克哈索夫:是玛格南大师,也是Instagram行家!


2018年4月,光社第三期玛格南大师班将在北京开课,来跟随导师平克哈索夫Gueorgui Pinkhassov,探索不同以往的摄影媒介。



Gueorgui Pinkhassov /Magnum Photos

“灵感往往在不经意中一闪而过

如果无法挣脱过去的自我

终究会走到末路

对我来说

保持好奇心是创作的一切

只有这样

才能在按下相同的快门时

记录下不一样的画面”


平克哈索夫在玛格南官网上的这段话,让很多人记住了“好奇心是创作的一切”,然而好的作品背后,不只是好奇心这么简单。我们也许可以尝试学习和运用留于表面的,大师对于立体几何、错乱空间、大胆色调的技巧,然而打动人心的终究是背后的哲学,而这大概只有面对面的学习和了解,才有可能实现。


Gueorgui Pinkhassov /Magnum Photos


Gueorgui Pinkhassov /Magnum Photos


正如平克哈索夫所说,“媒体只是信息的载体。过去,唯一展示你作品的方式是展览和书籍……iPhone却是一个神奇的工具。一旦你掌握了它,它就成为你自己的延续,你的自由和融入世界的工具。你需要的中介越来越少,你可以更容易地控制你的空间和时间”。

摄影已成为平克哈索夫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拿出手机随时记录生活,在Instagram上随时分享作品,他甚至将在Instagram上的日常称作“禅宗”(Zen)般的修行,这是一种由自然行为深入内在再达至超越的过程。这些作品或是流露出超现实意味的剪影构成,或是对物质细节的局部放大,再或是对纵深空间的平面压缩,正如这本影集的名字:精致·简约。这些日常生活中真实到超脱想象的形式感,或许就是达芬奇所言“至繁归于至简”(Simplicity is theultimate form of sophistication)的某种极至的体现。


Gueorgui Pinkhassov /Magnum Photos


Gueorgui Pinkhassov /Magnum Photos


关于平克哈索夫,不用太多介绍,他的作品已被人熟知。他在1988年加入马格南图片社,定期为国际媒体——特别是地理、时事和纽约时代杂志工作。


他敏锐地捕捉城市日常生活中转瞬即逝的光影,看似简单的场景被他用光的画笔呈现,影子、反光、倒影,都成为作品中点睛的摄影元素。个人化的细节,浓重的色彩和抽象的表现都是他独特的表达。




玛格南大师班

光社 × 玛格南 | Antoine d’Agata工作坊



Antoine d'Agata是玛格南图片社的流浪诗人,并以他刺激、混沌、极具冲击性和感官体验的影像著称。他的青年时期在充满着暴力和压迫的环境中度过,深受其影响的他对于社会边缘拍摄有着非凡的见解。“我相信艺术应该具有的是颠覆性,而不是神圣、教条或道德品质:艺术应该是针对精神颓废和死亡气息的猛药。”


继 Gueorgui Pinkhassov 之后,光社邀请到玛格南摄影师—— 安多万·达加塔带来为期5天的工作坊。


法国,马赛,1997年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安多万·达加塔出生于马赛,1983年离开法国,在海外旅居了10年。1990年,他来到纽约,通过在国际摄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学习课程而对摄影产生了兴趣,他的老师包括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和南·戈尔丁(Nan Goldin)。


1991年至1992年在纽约期间,达加塔在玛格南的编辑部实习,但尽管他在美国有过经验并受过训练,1993年回到法国后,他还是中断了四年的摄影工作。他的第一本摄影集《De Mala Muerte》和《Mala Noche》于1998年出版,第二年Vu画廊开始推广他的作品。2001年,他出版了《故乡》,并获得了Niépce青年摄影奖。他继续定期出版作品:Vortex and Insomnia于2003年出版,与他9月在巴黎开幕的“1001 Nuits”展览同时展出;Stigma和Manifeste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出版。


达加塔的作品涉及成瘾、性、个人痴迷、黑暗、卖淫和其他被广泛认为是禁忌的话题。他经常以自己的生活经历为素材。“我的亲密关系与我的工作紧密相连,我的工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对这个世界的亲密体验,这些都是混在一起的。”


墨西哥,新拉雷多,1991年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德国,汉堡,2000年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玛格南大师班

2019年8月16日至20日,光社邀请玛格南摄影师别克·狄泊特(Bieke Depoorter)来北京为大家带来为期五天的工作坊。别克·狄泊特分享她拍摄陌生人的创作故事以及她是如何敲开陌生人的家门,是什么能让拍摄对象在别克·狄泊特的镜头下展现出最自然且亲密的一面,别克·狄泊特将带来她相机背后的故事以及不同以往的马格南大师班。


从2008年到2014年,从俄罗斯到美国,比利时摄影师别克·狄泊特靠一张写着“今晚,我能住你家吗?”的小纸条敲开陌生人的家门。她花了无数个夜晚拍摄那些愿意为她和她的相机打开家门的陌生人,在陌生人家中,摄影成了她的交流方式,她被这样介入陌生人生活的感觉所吸引,于是捕捉陌生人在家中最自然亲密的状态成为了她创作的一个核心。她将这些在俄罗斯拍摄的照片整理成为一个名为“Ou Menya”的系列并获得了马格南最具表现力奖(Magnum Expression Award)。在以摄影书的形式出版了《Ou Menya》这部作品之后,她于2010年前往美国,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她搭便车环游全国,用同样的方式“闯入”陌生人的生活,拍摄了《I Am About to Call It a Day》。



工作坊期间狄泊特带领学员们深入思考摄影师和被摄者的关系,学习如何运用影像和文字讲诉和表达与主题相关的故事,并将这种亲密叙事的方法付诸实践,从而更快地找到个人的创作风格。


工作坊帮助学员更好地理解摄影实践,实现从概念到作品输出的过程,内容包括每日的讨论、回顾、组内评论、编辑探讨、拍摄及同行之间的交流,工作坊期间更有光社图书馆海量资源免费查阅。


比利时人,毕业于比利时皇家美术学院,25岁即成为马格南图片社见习成员,制作了4本曾多次获得世界大奖的影集。拥有着细腻、私人化的观察视角,并善于大胆探索不同的创作手法和方式,是结合个人体验、诗歌和图片的艺术家。同时别克·狄泊特也是马格南为数不多的女摄影师之一,曾大量参与马格南各式教育活动。

玛格南大师班

12月18日-22日,光社第七期玛格南大师班于上海举办。本次大师班邀请到擅长打破纪实摄影和概念摄影之间的界限的玛格南摄影师——克里斯蒂娜·德·梅德(Cristina de Middel)。


在五天的工作坊学习中,她把自己的创作方式介绍给所有参与的学员,课程包括每日的讨论、作品集回顾、组内评论、编辑探讨、拍摄及导师一对一辅导。




导师克里斯蒂娜·德·梅德先是就自己《POLY SPAM(垃圾邮件》和《AFRONAUNT(非洲宇航员)》这两个项目进行分析,讨论嫁接了真实与虚构的创作方法:把不存在的东西视觉化地进行呈现,把真实的事件用虚构的方式进行呈现。


故事无处不在,只要有人,就有关系,就会有故事。”为此,大师班中她邀请了几位特别的小模特,分别是金鱼、乌龟和兔子,与学员产生互动,活学活用虚实结合的叙事方式,生动有趣地进行创作。

克里斯蒂娜鼓励大家要努力去感知生活环境,去颠覆日常的逻辑,发现或创造那些不存在的东西,认真思考如何组织拍摄。去打破惯常的思维习惯,走出舒适区,发现和寻找更多的想法和创意。

在创作中,她指出大家往往容易注重拍摄的主体,而忽视了主体与周围环境的关系,这反而是更为重要的。挑选照片时要抓住画面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带有情感的照片,再穿插一些不同的其他的视角,以帮助作品最后的呈现。同时,要努力关注视觉之后的故事性,在画面背后去体现更多隐含的故事,这样的作品会更加耐人寻味。



关于导师



克里斯蒂娜·德·梅德(Cristina de Middel)是一位拥有一半西班牙血统和一半比利时血统的女摄影师,她先后于俄克拉何马大学攻读摄影,瓦伦西亚理工大学学习纯艺,她曾经在海地、印度、孟加拉和塞内加尔等地作为摄影记者工作。在作为摄影记者时,她就开始对非洲产生浓厚的兴趣。在十年的摄影记者的职业生涯结束后,她制作了备受赞誉的系列作品《宇航员(The Afronauts)》,拍摄自己虚构的一位非洲宇航员的故事,尝试运用自己的想象去重现“赞比亚太空计划”的纪录影像。她擅长利用细腻和观念性的摄影手法,使作品对拍摄对象形成多层意义的反思。


克里斯蒂娜于2017年成为玛格南提名人,她的作品获得了无数奖项,包括德PhotoFolio Arles 2012以及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的无限奖。2017年获得西班牙国家艺术奖,并接受西班牙国家颁奖,是西班牙摄影节的策展人之一。


关于课程



本次工作坊,面向全球招生,仅招收12名学员,先到先得。学员将通过视觉叙事的方式发展自己的个人风格和创作意识,掌握将项目从概念到实际作品输出全过程所需的技能。工作坊内容包括每日的讨论、回顾、组内评论、编辑探讨、拍摄及同行之间的交流、导师一对一辅导。大师班结业获得授课老师签名的玛格南大师班结业证书。


时间与地点


12月18日-12月22日,为期5天

上海市黄浦区中山东二路 复星艺术中心


费用


人民币12,000元(不含交通及住宿)


语言


本课程以英文授课,全程提供中文翻译


课程咨询请与我们联系。致电:010-60407501、冷山:13552469751、小冯:13261986798,邮件发送至yanhao.yu@light-society.com、Caraguo@light-society.com。或者在公众号后台留下您的信息:玛格南+姓名+微信+手机号,我们将及时与您沟通。

玛格南大师班
玛格南大师班
玛格南大师班
玛格南大师班
玛格南大师班
玛格南大师班